天津快3和值计划网-社会新闻网
点击关闭
您现在的位置湘潭在线首页>>科技新闻>>正文

提供业务-华为会提供芯片的开发、AI架构的开源

网络主播持证上岗

雲服務是華為用 IT 手段形成價值的閉環,你付出了什麼,應該得到什麼,雲服務還是原來的生意,但是換了商業模式,更好地跟客戶溝通。

胡厚崑:圍繞計算這個產業投資,十幾年前已經開始了。去年,小徐總(徐直軍)向大家闡述了AI全場景戰略,今年對AI計算產業的思考做了系統的闡述。

胡厚崑:會結合公有雲提供強大的開發工具和算力支持,華為另外的優勢,接觸的行業很多,華為在 To B 客戶連接很深,上午的演講里,鄭葉來也介紹到,華為雖然做技術,但歸根結底還是用技術幫助客戶解決問題的公司。

任總最近在接受媒體採訪做出的提議,並不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。大家都知道5G市場進展很快,圍繞華為的5G供應有很多爭議,我們提議實現了的話,5G從全球供應鏈上將產生更多競爭,對用戶一定有好處,對產業發展,有更大推動,我們很願意看到這個局面。

印度是華為亞太地區非常重要的市場,印度是個人口大國,年齡結構比較年輕,意味着未來潛力很大。

胡厚崑:大家在很多場合都在談論技術倫理問題。具體到AI裏面,華為在全棧模型裏面,華為是偏底層的,華為會提供芯片的開發、AI架構的開源,不會提供應用。

胡總今天說 140 萬開發者,華為雲有 100 多萬企業用戶,有 300 萬企業和開發者用華為雲服務的形式分享價值鏈的利益,華為雲服務只是提供了一個 IT 手段,與開發者做交易。

另一方面,圍繞華為的5G技術方面有很多疑慮,還有安全問題,但是華為認為是沒有依據的,因為你並不掌握這種技術,如果以一種商業方式掌握了這個技術,在上面進行開發,有助於減少大家對於安全性的疑慮。

整個計算產業也發展到了一個節點上,給了我們這樣的機會。計算模式正在發生變化,基於統計的計算、AI計算將成為主流。從行業來看,提供這樣的計算還有很大的困難,芯片、架構都還不能滿足需求。

以芯片、服務器、雲計算、AI 為主的硬科技仍然是華為絕對的技術壁壘。此次大會,華為輪值董事長胡厚崑也帶來了硬邦邦的技術產品發佈,包括由幾千顆昇騰處理器構成的訓練集群ATLAS 900,華為宣稱,這是目前全球最快的AI訓練集群。

我們一定需要在連接和計算方面都成為優秀的公司。華為自己的使命是打造數字世界的底座。

最後,AI的最上層應用決定了AI的用途,雖然華為不參与上層應用的開發,但也會積极參与這樣的討論。

胡厚崑:客戶有多樣化的需求。ARM架構在新的計算時代有它的優勢,華為發佈ARM架構產品,是從客戶需求出發的,不是為了不同而不同。

鄭葉來:開發者選擇我們歸結於三個問題:1、有沒有極致的性價比,讓客戶選擇我們;2、所有的商業邏輯都是一個價值、利益的分配問題,要看價值怎麼分配;華為雲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商業邏輯,來實現極致性價比和利他的價值分配。

黃瑾:AI計算需要很強的算力,技術還不能滿足這樣的需求。所以我們還希望通過架構的創新、生態的打造滿足客戶的需求。明後天都會有突破架構局限的技術創新介紹。從技術上將,未來十年是計算創新的黃金十年。

Q:您今天上午提到晴朗的天氣,華為是基於怎樣的外部環境和內部戰略兩方面的考慮,發佈了整體計算戰略?

(頭圖由華為官方提供。)

另一方面,圍繞華為的5G技術方面有很多疑慮,還有安全問題,但是華為認為是沒有依據的,因為你並不掌握這種技術,如果以一種商業方式掌握了這個技術,在上面進行開發,有助於減少大家對於安全性的疑慮。

今天來講,加入華為開發者的生態,好處會有 1、接觸大量垂直社區的技術;2、通過華為公有雲獲得工具支持。

怎麼解決客戶問題?第一靠技術,第二靠夥伴,我們把開發者也當作夥伴,比如紡織、煤炭,根據他們的需求增強我們的技術和開發者工具。

明天就會有一個遊戲客戶分享,在雲端用ARM計算,效率更高、能耗更低。使用多核高帶寬,應用在分佈式存儲、一部分高性能計算、數據庫、原生應用以及雲服務等場景上,鯤鵬架構會帶來更好的體驗。

Q:您提到軟實力,華為對於全球開發者的吸引力上有什麼優勢?未來谷歌軟件無法兼容,對於吸引全球開發者會不會有影響?如何應對?

如果說對印度政府有什麼期望,簡單來說,用更高的效率,更低的價格提供更多連續的頻譜資源。

根據華為在今年7底披露的半年報,當中運營商業務營收達1465億元,佔比36.5%;企業業務收入達316億元,佔比7.9%。

形成華為計算戰略,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從華為的戰略上面,未來我們一定迎來智能世界。未來的智能世界有兩個關鍵的技術作為底座,一個是連接,一個計算。對智能世界,這是兩個根本性的技術。

文 | 蘇建勛、李振梁9 月 18 日,第四屆華為全聯接大會在上海舉行,這也是華為將企業BG、運營商BG、雲BU等整合成ICT組織后的第一屆。

現在的計算,可以讓簡單的計算在終端進行,複雜的計算可以在雲上進行。如果用X86架構在雲上計算終端的任務,效率就會降低40%,反之如果運用ARM架構,則提升40%。

Q:AI技術能力發展很快,但相應的法律框架卻遠遠落後,您能否談一下華為對員工、合作夥伴有沒有指定一些道德準則?

第一波數字化浪潮聚焦在 To C 領域,下一步智能化浪潮是在 To B 領域,用數字化的技術去提升每個行業的水平,華為整個的 ICT 業務都是面向 To B 市場,和 To B 客戶深度連接,有利於抓住這一波的機會。

其次,華為要保護好用戶的數據,因為相關的數據相當一部分設計到個人隱私,涉及到商業機密。大家把所有的數據貢獻出來了,我們才會有這個市場。但大家在貢獻數據的同時,肯定希望得到充分的保護,所以保護越好,數據越多,我們的智能就會發展越好。

上午的分享就是幫客戶解決現實的商業問題,而不是技術問題,比如怎麼提高收入、效率,怎麼降低效率和成本。

另外,華為首次了發佈整體計算戰略,該戰略包括四個方面:架構創新、投資全場景處理器族、以及「有所為有所不為」的商業策略。胡厚崑透露,華為還將發佈新的沃土計劃,將投資15億美元,目標是將開發者數量提升至500萬。

胡厚崑表示,5G 的商業部署仍在加速期,營收形成規模還需要時間。

由右至左分別為:黃瑾、鄭葉來、胡厚崑。拍攝:蘇建勛。

我們需要打造基於鯤鵬、昇騰芯片的硬實力,也需要打造生態的軟實力。比如,我們今天上午在商業策略上,說了有所為有所不為的,硬件開放、軟件開源,使能開發、應用遷移來完成這個事情的。

胡厚崑:現在 5G 進展在亞洲非常好,最近幾個月不是很關心 5G 的商用合同了,因為太多了。沒記錯的話已經有 50 多個商用合同了。

黃瑾:2018年,ARM處理器出貨量230億片,數據中心側只有3000萬片,這是上百倍的差距。

「全聯接大會」是華為一年一度的 To B 業務練兵場。相比蒸蒸日上的消費者業務(以手機等硬件銷售為代表),華為的企業級業務在 2018 年一度面臨增長的天花板,但仍然在華為整體營收中佔據近半份額。

對於此前任正非接受外媒採訪時談及的「華為願意出售5G 技術和專利」一事,胡厚崑回應到:

Q:您對於 5G 的部署,全球商業機會,從收入來看有什麼判斷?亞洲的情況如何?如果你想對印度市場釋放信號的話會是什麼?

以前基於ARM的技術,不能在數據中心使用,一個核心的限制是性能,而華為今年發佈的鯤鵬920是兼容ARM,多核、高併發,把四顆核心併入了一顆核心,其性能超過業內通用CPU 20%的性能。

我們首先要保證華為提供的技術是安全的。我們會從技術安全性上採取各種各樣的創新措施,來保證我們的技術,包括芯片、解決方案是安全。

Q:今年以來我們看到有幾家做ARM的公司都相繼倒閉了,現在只有華為和另外一家在推,華為現在打造軟件生態、應用方面進展如何?為了規避風險,華為有沒有考慮採用一些其他架構的CPU來代替ARM?

針對外界對於華為 5G、雲計算、人工智能等技術趨勢的發展方向,華為輪值董事長胡厚崑、華為雲業務總裁鄭葉來、華為Cloud AI產品與服務副總裁黃瑾在會後接受了中外媒體的採訪,以下為部分採訪實錄:

Q:近期任正非說要打包出售5G專利,您怎麼看待這個事情?

一個計算產業的成功,僅靠一個好的架構是不夠的。要想在計算產業上成功,一定是依賴一個成功的生態。

每年十幾億部手機都是ARM機構的,手機上的幾百萬應用都是基於ARM生態。ARM在生態上的優勢會逐漸向數據中心延伸。

5G 的商業部署在加速期,營收形成規模需要時間,到了明年年中會看的更清楚,到時中國第一批網絡部署會告一段落。

胡厚崑:說實話我覺得有些吃驚,我今天上午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計算戰略上。任總最近在接受媒體採訪做出的提議,並不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。大家都知道5G市場進展很快,圍繞華為的5G供應有很多爭議,我們提議實現了的話,5G從全球供應鏈上將產生更多競爭,對用戶一定有好處,對產業發展,有更大推動,我們很願意看到這個局面。

今日关键词:济南双胞胎白狮